98 他的人,他来救(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98 他的人,他来救

他终于明白刚才不详的预感从何而来。只有常湛,只有这个人能牵动着自己的心。

常湛躺在担架上,阖着眼,呼吸已经微弱到看不出起伏。上半身衣服被血浸成深色,一根半米长的钢筋从他的左肋骨由下而上贯穿,离心脏只有一两厘米。

他的手上、脸上都是血,血压很低,心率也在下降。

关心则乱,郑岩比林书雁更先一步反应过来:“呼吸机!”

钢筋离心脏太近,医护人员的动作都很小心,现场气氛沉重,省医的专家也赶到了,开始讨论救治方案。

林书雁没有参与其中,有道天然的屏障将他和常湛与外界隔开了,他听不到他们的声音。

常湛就静静躺着,唇色苍白,林书雁知道他很痛,但常湛甚至没有皱下眉,就跟睡着了那般。

林书雁不知道他是否还有意识,轻轻喊了声他的名字。

常湛没有反应,林书雁便靠得更近,低在他耳边又喊了一声。

“常湛。”

他是如此紧张、害怕,双目通红,浑身颤抖,又是那么真切、虔诚,像信徒召唤着神明,一声一声,不肯罢休。

许是听见了他的呼唤,常湛的眼皮轻轻跳了两下,没有睁开,手指费力地想要去抓住什么。

这点动作已经花光了他所有力气,林书雁握住他的手,他的手是冰凉的,粘在上面的血水发冷凝固,林书雁紧紧握着,给他暖,就像昨天他所给自己做的那般。

可常湛的手好像怎么都暖不过来,指尖是凉的,手腕也是凉的,他身上的温度和血色一样正在逐渐褪去。

林书雁置若冰窟,可他不能在这时候绝望。

这些年他见过很多病人,做过很多手术,轻症的,垂危的,孩子,老人,救过来的,没救过来的,他以为自己可以看淡生死的。

“常湛……”

他又喊了一声,语气接近哀求,仿佛在跟死神讨价还价。

林书雁想,他原谅他了。

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不管是谁的错,他都原谅了。

他和常湛和解了,和世界和解了,也和自己和解了。

这三年让他备受折磨的拼命逃避的一切,在死亡面前全都烟消云散了。

尽管常湛呼吸很弱,但他的意识很强烈,这么重的伤,这么疼,他都没有让自己昏过去。

他动了动嘴唇,只是很微小的动作,林书雁却捕捉到了。

常湛有话想说。

可这对于他来说太难了,他已经快要发不出声音,何况隔着呼吸机。

于是他艰难地抬起另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左胸前。

那一片早已被血沾染湿,模糊的一片深色中,林书雁看到他颤巍的动作,似乎想要拿什么。

他循着他的动作,轻轻摸到他胸前的口袋,然后用双指从里面夹出一张照片。

照片也被染成了红色,血色之下是林书雁再熟悉不过的模样。

和之前从口袋里掉出来的一样,是他。

是他,从来都是他,常湛的每个口袋里,最靠近心口的位置,放的都是他。

一滴温热的泪落在了常湛的脸颊上,溅开的血点像盛开的花。

林书雁知道他想要说什么了,可他现在不要听,他要等常湛好起来,慢慢说给他听。

“常湛,我不许你死,你还欠我一个交代。”他的声音冷静得可怕,清晰又残忍,“不吭一声走掉算什么,要分手你来亲口跟我说,还有,休想让我就这么原谅你。”

他颤抖着,声音不小,除了医生都朝他看过来。

他不在乎这些了:“别让我没有机会原谅你。”

呼吸机的面罩下仿佛扯出一个微小又惨淡的笑,各种仪器的警告声又是那么残忍。

“实行B方案。”郑岩走过来,“这里交给我们,你跟他们都出去。”

林书雁坚定道:“我要参与手术。”

↑返回顶部↑
易读手机网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