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 余震(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97 余震

常湛真就只眯了一小会儿,大概十分钟,林书雁的半边胳膊还没被暖热,他便醒了。

外面熙攘,林书雁怀疑他是否有睡着。

常湛却是真的睡了很好的一觉,他太累了,那一点相贴的温度太珍贵,让他如同婴儿回归母亲的怀抱,安心酣甜。

林书雁的手臂有些僵麻,他活动了两下:“你回帐篷再休息会儿吧。”

常湛站起来,抹了把脸,穿好衣服:“不了,等会还有任务。”

七十二小时的黄金救援时间眼看就要过去了,昨天下了整天的雨,随时有爆发山洪和泥石流的危险,他们身上的任务还很重。

林书雁没多问什么,常湛的工作性质他知道,从医药箱里拿出一管药膏给他。

常湛接过,捏在手里,没看药却看着他:“那我走了。”

“嗯。”

这让林书雁想起他们同居时每个清晨的道别,那样普通、平常却又不可缺少,还有附送的吻,仿佛已经成为他们生命的一部分。

常湛把药揣进口袋里,要走。

林书雁看着他的背影,很没骨气地开始怀念从前。

“常湛。”他喊了一声。

常湛回头:“嗯?”

林书雁想说把衣服还给他,也想问照片怎么回事,却习惯性脱口而出:“注意安全。”

每个要上班的早晨,他们都会跟彼此说这句话。

常湛一愣,似乎是笑了下:“好。”

冰冷得快凝结的空气在他们之间开始融化了。

林书雁也是发怔,匆忙地挪开了落在对方身上的视线,假装收拾药箱。

还要欲盖弥彰:“我是说你的胳膊,不能太用力,小心感染。”

常湛这回的笑意有些掩不住了:“知道。”

林书雁本来还想叮嘱,就不好意思再说了。

他担心常湛,怎么可能不担心呢?这里随时有余震,有山洪,有各种意想不到的危险,而常湛要去做的事,就是和这些危险争分夺秒。

他见过无数生死,甚至可以做到漠然旁观别人的痛苦,但无法想象如果换成是常湛会怎样。

常湛离开没多久,郑岩过来喊他去领饭,领完午饭回来,帐篷里又多了几个来找他的学生。

她们不像是来找他做心理辅导的,更像是找他来聊天的。

林书雁需要做的并不多,更多时候都是在听,听她们聊地震发生时,聊各自的家人、同学和青春期。

她们对林书雁同样充满好奇,对大城市,对大学,对未来,对她们尚未经历过的一切,都充满了生怯与憧憬。

林书雁不擅长讲故事,也无法去形容未来是什么样子的,一切语言在尚未可知面前都显得很贫瘠。

他只好给她们讲自己的大学,第一次做解剖,讲他看过的书,讲研究生生活。

很枯燥,不过对她们这个年级的孩子来说,这些都是希望的代名词。

“你能讲讲上午给我们变魔术那个叔叔吗?”

林书雁“噗嗤”笑了:“你们喊他叔叔啊?他可要生气的。”

女生解释说:“他看起来跟我小叔叔差不多大,我小叔叔大学还没毕业呢。”

“你们是朋友吗?”旁边的人好奇。

↑返回顶部↑
易读手机网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