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而除了温承绪这档子事,方芊筠的被袭案也水落石出。谁也没想到,买凶杀人的居然不是蒋昊,而是他妈。

老太太当初听见儿子跟律师打电话,得知孩子姥爷出了狱,方家马上就能恢复元气,大概率在二审的时候可以赢得抚养权,立马就急了。蒋母的逻辑清晰且毒辣,她认为只要亲妈不在了,这孩子自然得归到亲爹头上,于是便动了邪念,不知从哪儿找来个亡命徒以身犯险。蒋母想,哪怕到时东窗事发,她拿自己一条老命给蒋家换来两个活蹦乱跳孩子,也是赚了。只是没想到方芊筠福大命大,竟然分毫未伤。

听闻亲妈从家中被警察带走,蒋昊自然火烧屁股。跟律师商量后,蒋昊厚着脸皮跑来方家,下跪哭求方芊筠出具一份谅解书——说明那场谋杀不过是“家务事”,用来求得法院对蒋母从轻处罚。对此,方父的态度很坚决。他一个嘴巴狠狠抽过去并赠送了一个字:“滚”。

最后,蒋昊的娘因为涉嫌故意杀人未遂,被判入狱服刑三年。方父出来,蒋母进去,竟像是某种诡异的宿命轮回。

而沸沸扬扬的争子之战也因为方家经济条件的改变,以及男方家的作死行为在二审时做出了改头换面似的改判——梅花和方片的抚养权全都归于母亲。男方只有征得女方同意的情况下享有探视权。如此一来,蒋昊算是彻底鸡飞蛋打,爹没当成,亲妈倒是进了监狱,唯一赚到的可能就是网友一筐一筐不要钱的咒骂了。

待一切尘埃落定,日子就真的如同秦言所盼望的那样,否极泰来,欣欣向荣。

又过了个把月,江川浓被总部派去别的项目上救火。而他第一次与长期提供服务的乙方开会时,竟意外地见到了设计总监宋飞白。只是还未等江川浓开口,宋飞白便红着脸借口尿遁离去,从此再也没出现。等到下一次再开会时,设计就换了别人。对方还感慨宋飞白从一毕业就在这家公司服务,不知怎么忽然就离开了,挺让人想不通的。

而秦言早已回到了Body&Soul继续工作。他升了职,第一次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办公室。他无比怀念在Here上班的日子,就也在桌子上摆了水培的马醉木,还用绳子挂了张巴掌大的牌在树枝上。

牌上的人穿着色彩斑斓的衣服,体态轻盈地踮着脚眺望远方。同事聊天的时候问秦言,画中人的包裹里装了什么?秦言笑着说,谁知道呢,也许空空如也,也许是个新世界吧。

两年后。

公园里春风和煦,人类幼崽们光着脚丫在修剪得平整翠绿的草坪跑来跑去,吱哇乱叫地轻松飙出海豚音。而秦言躺在大树底下翘着腿吃零食刷剧,不亦乐乎。

“这俩小孩体力也太充沛了,我都累了他俩还没累。”江川浓逃命似的跑回秦言身边坐下,投诉道,“你倒是会躲清闲。”

“是你老啦,我的江总。”秦言翻身起来,笑眯眯地说,“长江后浪推前浪!”

“前浪还能坚持再浪一浪。”江川浓抢秦言手里的零食吃。

偏这时,一阵悠扬的口哨声忽然传进秦言耳朵里。他心头狠狠一颤,立马扭头去找。公园草坪上人很多,大都是父母周末来遛娃的。秦言环视一圈儿,并没发现那个人。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