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江川浓!醒醒,你他妈给我醒醒!你要敢自己先死,我杀了你!”

江川浓的心跳漏了好几拍。他瞬间惊醒,然后艰难地撕开眼皮,花了两秒钟去判断这是哪儿。随后,他看到了秦言。对方脚上拖着个倒地的巨大治疗椅,整个人正又哭又笑地冲自己爬来。而温承绪则不见了踪影。

“Gogo!你别动!”

江川浓喊完才意识到对方现在听不见。他尝试活动了一下四肢,然后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麻醉剂渐渐失效,身上的部分伤口仍在流血,但似乎没一处真正割到了大静脉。江川浓找来医用剪刀,跑到秦言身边,趴在地上割开最后那根咬在脚踝上的扎带,随后迅速撕了衬衫系住秦言正在往外渗血的部位。

“Gogo,还哪里疼?”江川浓下意识开口问。

“我还以为咱俩都死了,想要再见面只能等投胎了!”秦言“哇”的一声哭出来,他抓起江川浓的腕子,“给我看看伤口深不深?”

江川浓使劲摇了摇头,然后一把抱住秦言,心尖滚过无垠的疼痛、后怕和侥幸,最后只剩四个字——平安就好。

打过报警和急救电话后,俩人终于踏实下来。他们就像是穿越硝烟阵地而来的爱人同志,终于遍体鳞伤地走到了一起。只是谁也搞不懂,像“生死”这种需要一生去参悟的沉重课题,为什么短短时间内就经历了两次。幸亏温承绪没有最后痛下杀手,否则现在真的已经在奈何桥上排队了。

“白长这么高的个子,好人坏人都分不清楚。”江川浓轻轻摩挲着秦言的头发,自言自语,“第一回见,我就觉得他不对劲。只有你,傻乎乎把他当成悬壶济世的良医。”

秦言只顾把头埋在江川浓胸前不停地“呜呜呜。”

“当然也怪我,见你跑了回来一松心就撤了那边的眼线,否则也不会被他算计到。”

秦言:“呜呜呜。”

江川浓自顾自说了很多话,句子和句子之间也没什么逻辑和内在联系,想起什么说什么,拉家常似的。他只是觉得此时此刻能和秦言说些没有意义的闲话,简直是这世上最珍贵的礼物。

“这次多亏了那位高人,刀子没白挨,血没白流。回头咱们一定得好好去谢谢人家。”

秦言:“呜呜呜。”

“时间过得真快,你在Here上发消息给我就像是昨天的事。”江川浓笑着感慨,“你知道吗,那张照片虽然只有你三分之一的脸,我却喜欢得不得了,存在手机里,没事就翻出来看一看。当时还以为是日子过得太无聊了,现在想想,那应该叫一见钟情。”

秦言:“嘤。”

江川浓就这么抱着人有一搭无一搭地絮叨,直到外面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秦言猛地一抬头:“终于来人了!不知道是警察还是120。”

江川浓愣住。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