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秦言被对方口中的场面刺激得头皮发麻,胃部阵阵痉挛:“王八蛋!温承绪你王八蛋!摊上那么一个爹你是很可怜,但你也不能扭头就来祸害我啊!你怎么不去死?你去死吧!”

“人早晚都会死,这对我来讲不算诅咒。”

温承绪轻轻挥着手里的猫尾巴,居高临下地吻住秦言的嘴。秦言二话不说狠狠一咬,铁锈味瞬间充斥于唇齿之间。

温承绪直起腰用手指蘸了些自己的血:“当是润滑剂,挺浪漫的。”

“浪漫你个头!放开我!你这是绑架,是非法拘禁!犯法的你知不知道?”

温承绪笑:“我有病的,法律不能拿我怎么样。最多像我爸一样,被关进精神病院。”

秦言不听,他仍徒劳无功地疯狂扭动身体,手腕上细窄的尼龙扎带嵌进肉里,渐渐勒出血痕。而温承绪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像在看一只坏脾气的小猫咪,直到秦言耗完最后一丝力气,四肢发冷地瘫在椅子上,整个人再也动弹不得。

“闹够了?”

秦言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迫使让大脑也呈现出同样巨大的空白。他怔怔地想,就当是历劫,当是被车撞、被狗咬。这是自己试图躲在别人臂膀下所必须要付出的代价,而温承绪不过是来讨一份账。

“那咱们继续。”

温承绪那医用剪刀剪开秦言左脚上的尼龙扎带,抬起他的腿,缓缓搁在自己肩上。

“囡囡乖,等戴好了,我就松开你,你舔毛给我看好不好……”

话音未落,外面忽然传来沉重的巨响,一下又一下,像是滚滚的闷雷。温承绪脸色一变,停了手。

这来自天堂的动静无疑是上帝的福音,成功地把秦言从绝境里拽了出来。求生的意志瞬间被点燃,他使出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把腿一下子从温承绪的肩膀撤回来,然后狠狠给了对方一脚,同时冲着门口扯脖子大喊:“救命!救命啊!”

下一秒,门被撞开,满脸是汗的江川浓神兵天降。

啊啊啊!眼泪瞬间没出息地迸出眼眶,秦言扯着脖子大喊:“王八蛋!你是不是要等到我被弄死了才过来收尸?”

见到秦言被绑在椅子上搞成这么一副鬼样子,江川浓一阵心律失常,大脑极度缺氧。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