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作者有话说:

大家还记得费拉那张宝剑6的塔罗牌吗?

74 往日重现

秦言落下泪来,为两个脆弱无助的小小灵魂。

“我爸很满意那副画,所以没有卖给富商,而是自己留了下来。”温承绪继续说,“但从此之后,灵感就彻底抛弃了他。”

“他后来是怎么疯的?”虽然这么问,但秦言心里已有了几分猜测。

“摧毁一个成年人其实一点都不难。”温承绪笑,“每次他喝醉后,我就在他耳边骂他是可怜的窝囊废、是烂人、画出来的东西都是狗屎,没任何价值。他痛苦得不得了,像狗一样在地上爬。我眼看他一天天溃烂下去,逐渐分不清幻觉和事实。”

秦言听着对方的描述,心里不禁想问,那你呢,温承绪,你能分得清幻觉和事实吗?

“他去看医生,也吃了些药,但病情并没明显好转。后来,他不得不开始服用利培酮,这药的效果很好,但后遗症是手抖,再也拿不了画笔。我中考那年,他终于进了精神病院。”

“你去看过他吗?”

“去看他?”温承绪笑着摇头,“一次都没有。直到有一天医院给我打来电话,说他死了。”

时间过去了很久,屋里安静极了,只剩俩人轻微的呼吸声。

“后来我卖了他几件作品,又在别处买了房子,只留下了那副「纯粹」。因为我发现,我竟然舍不得那幅画。”

秦言不懂那些高深莫测的心理学知识,但他从温承绪的表现中断定那画家根本没死,而是永生在了儿子的潜意识里;还有囡囡,它始终和它的小主人如影随形,无时无刻不在发出凄厉嘶哑的嚎叫。

“是的,他死了。你也长大了。”秦言努力想把对方拉回到现实层面,“你看,你有很好的教育背景,有体面的工作。你可以活得很精彩,没人能再伤害你。”

“你可以伤害我啊,”温承绪抓紧秦言毛茸茸的手,“囡囡,你知不知道你的爪子多利,只要轻轻一勾,我的心就破了,止不住地流血,日日夜夜都疼得不行。”

“不,我没有伤害你。任何亲密关系都会让人患得患失,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秦言拼命让自己不被温承绪粘稠的情绪影响,“你之前有没有谈过恋爱?”

“谈过,”温承绪点头,然后语带委屈地说,“但他们都觉得我心理不正常,还骂我是变态,是控制狂。”

为了避免刺激对方,秦言搜肠刮肚,尽量用一些柔软的词汇表达自己的意见:“我觉得吧……假如你有时间的话,是不是也去看看精神科?那个,我不是说你有病,只是觉得你被小时候的事影响得太严重了。也许专业人士能…….”

“我看过的,”温承绪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只是没通过医院的正规渠道而已,之前也吃过药试图控制情绪。”

“之前?”秦言追问,“那现在没坚持吃吗?”

“和你在一起后就不吃了,”温承绪贴过来,“有了你,我的病自然就好了。”

秦言:“……”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