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过了好久,六神终于渐渐归位,记忆也一点点清晰起来。

秦言想起了敲门声,对,是敲门声。那时他正在床上躺着,以为是江川浓,便起身跑去开门,结果出现在眼前的却是温承绪。秦言张大了嘴巴,一时搞不懂远在千里之外的人怎么练就了分身术的本事。

温承绪自顾自地走进来,神色轻松,笑意盎然。只是还没等秦言问出心中的疑惑,口鼻忽就被一块湿巾似的东西捂住了。他心里一沉,立刻使出吃奶的劲去反抗。可越是用力,身体失控的感觉就越强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前前后后总结成一句话,他被温承绪用下三滥的手段迷倒了!此时此刻,秦言不用睁眼都能接收到对方的目光——温承绪正在无声无息地凝视着自己。

秦言又气又无奈。他这种平平无奇的小角色,往街上绕一圈儿能一口气遇上十个八个,真不值得对方一个大好青年走上犯罪的不归路。

不行,得跟温承绪敞开心扉好好谈谈。秦言想,只要对方肯收手,他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谁都不会知道自己被拍了花子这事,包括江川浓。

秦言秉持着劝人向善的信念撑开眼皮,谁知马上就被一束强光激得又闭上了眼。他缓了一会儿,再一次睁开眼,慢慢地让瞳孔去适应那灼目的光。随后,他看见了身穿白大褂的温承绪,那张英俊的脸在惨白的灯光下显得阴郁古怪。

秦言心里狠狠一哆嗦。

“醒了?时间刚刚好。”

“你……”秦言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余光却不经意瞄到了自己的身体。

下一秒,巨大的恐怖从他的丹田汇聚蒸腾而出,穿透五脏六腑,再经过嗓子眼儿地挤压,最后彻底爆发——听上去活像是坟地里撞见裂口鬼的那种凄惨动静。

但凡是秦言的目光可以触及到的地方,脚、小腿、大腿、腰腹、手、胳膊、胸前全都生出了密密的白色长毛。这不知从何而来的毛发是如此蓬松、如此柔软。栩栩如得让秦言简直能听见脑浆疯狂冲击自己脑壳的声音。

做梦!一定是在他妈的做梦!秦言使劲瞪大了眼睛。以前偶尔做噩梦的时候,他就用这招儿,一瞪就醒了,特管用。可现在,他都要把眼珠从眼眶中瞪出来了也没有丝毫要醒来的迹象。操,江川浓呢?那个王八蛋怎么还不来敲门把自己从这离奇诡秘的噩梦里吵醒?!

“这个时候我是不是应该说’你叫吧,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温承绪开起玩笑。

秦言死死地盯着对方,胸口激烈起伏,上面的毛因此而轻轻摆动。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