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完结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118章 完结章

桑钰要解决的第一件事,就是北疆的王位到底归谁。

天界不可以有两位北方天帝,北疆王和北冥轩君只能有一人可以保留。

傅笛深主动谦让,路迟做了千百年的北冥轩君,他恢复记忆后也弄清楚了当年那些弯弯绕绕。既然答应过要给路迟一个王位,那么就让自家狗狗去当这北方天帝罢了。

“我做你唯一的臣子,”在说服北冥轩君的时候,他低下头亲了亲路迟的头,“你看好不好?”

路迟没再拒绝,北疆就他们两人,倒也无所谓君君臣臣的规矩。

第二件事是魔界。

桑钰自然是不满意花满坞的存在,也从未料想到原来发誓要生生世世忠诚于自己的星霜帝君竟然会做出这样期满自己的行为。

他想趁魔界壮大之前吞下这块土地,却被阎罗拦下:“星霜帝君执意要护着魔界的安危,路迟与北疆王又和魔尊交好,暂时不宜出兵。”

此事被搁置了,勾陈上宫天帝桑钰为了表示自己的善意,还特地和花满坞签订了互相不侵犯的条约。

第三件事是阎罗。

天界众人,还当阎罗是背叛桑钰的罪臣。

桑钰有意为他洗清嫌疑,阎罗却对这些谣言一笑置之。他与桑钰当年就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后来两次投诚一次是受了桑钰父亲的命令,一次是受了桑钰的命令。他所在意的只有桑钰的感受,其他神明,反正他居于鬼界,流言蜚语也闯不进来。

“谁说我要赦免你的罪?”桑钰居高临下地看着阎罗,一脚踩在阎罗的膝盖上,“我要你做我的奴,来赎罪。”

又是新的play,阎罗觉得自己的肾疼得慌。

春神句芒接走了东方天帝的位置,春回大地,登基之时送给了路迟一包种子,约莫能在如今贫瘠的北疆大地上开出花来。

魔界的花满坞和萧锁终于成了亲,八抬大轿,红绸花。

傅笛深送亲,路迟接亲。

就好像他们也走了这样一回过场。

“你们什么时候成亲,我倒也可以帮你接一次,”花满坞祝酒的时候问起了路迟,他年幼失去亲人,如今和自己血脉相连的路迟也算得上是一个吧。

“繁文缛节没兴趣,”路迟搂着傅笛深的腰,“我们千年前就成过亲了。”

傅笛深扯过头问:“哪有?你根本就没恢复记忆。”

路迟捏了下傅笛深的腰:“小声点。”

这事一直是个未解之谜,三界没有人知道北冥轩君到底有没有恢复记忆。

毕竟那可是关系着三界安危的大事。

但这件事,只有一个人知道。

他们最后,还是回到了人界的家。

开窗透风,除尘,扫地拖地。

阳光被层层叠嶂的银杏叶染成金黄,落在了木色的地板上。

傅笛深新买的摇椅到了,比地板浅一个颜色,放在阳台上,晒太阳的时候晃一晃正好。

席老师那边的工作室也逐渐准备易主。他容貌不老不死,是该让自己逐渐淡出人们视线,再加上家里的龙王催得紧,要带他去东海七大姑八大姨家里转转。

傅笛深百无聊赖,每日就靠读书过活。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