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万物复苏(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117章 万物复苏

北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下雪的,早已经无人知晓了。

只是从褚深记事以来,这里就只有无尽的白。当年路迟病重时哀求自己,想看一眼红色的花。他也只能用灵力冻住兽血,送到路迟的床前。他那是已经是北疆唯一的王,即便如此,却也无法改变北疆恒久的冰原。

他们的爱恨,恩怨,分别都被埋葬在着漫天的大雪之下。

傅笛深伸手,属于盘古上神的灵力源源不断地从他体内流出。

这是改天换地的灵力,足以给终年飘雪,极度严寒的北疆带来一个永不凋零的春天。

灵力外泄,气温上升。

多年的积雪开始融化,土地也渐渐露出原本质朴的颜色。玉楼屋瓦上的积雪也开始融化,露出原本朱红色的瓦,雪融化成水顺着屋檐落下,丝丝隽永,檐雨如绳。

路迟兴奋地踩着湿润的泥土和还未完全融化的积雪,他等待这一场春天已经等待得太久了。

随后,土地冒出新芽,嫩绿色的草地在灵力的滋养下迅速生长。

往后的岁月里,这片冰雪消融的土地上会长出鲜花,长出绿草,长出成片的竹林,长出无尽的树木。

这里会长出希望和生机。

路迟开心地到处晃荡,却隐约听见了背后传来的啜泣声。

他什么都不记得,过往的悲伤,不甘,绝望悉数由傅笛深来背负。

回过头的时候,那个可以和伏羲硬刚,屠尽了北疆众人,自持炼法十重天的男人捂着眼,泪水从他的指缝里滴落出来。

他们等待这一场春天,等待了太久。

路迟不太懂怎么安慰人,凑上去跑到傅笛深身边,揽住他的腰。

“深深我要在玉楼门口种花花,你说好不好呀?”

“魔界的花我也想种,嗯到时候我们趁花满坞不注意,去偷花。”

“以后我专门刨坑,你来撒种子好不好啊?你不要哭哭了,你哭我也想哭,你还没告诉我过去发生了什么,对哦!你都不告诉我过去的事情还叫我傻狗,这样不公平!”

路迟又是亲亲抱抱又是扮鬼脸说笑话,总算把傅笛深逗乐了,没忍住笑了出来。

傅笛深擦干眼泪:“你这只狗怎么总是这样?”

路迟叉着腰抬头望着傅笛深:“因为被你宠坏了!”

说完自己又不好意思地笑出来,傅笛深伸手抱着他,看着渐渐复苏的北疆雪域,他低下头在路迟的耳边说了句:“对不起。”

他一直在拿自己的想法要求路迟,当年就那么狠心把路迟留在了北疆雪域,孤独地等了这么多年。

“我不要听对不起!”路迟嘻嘻哈哈地不想听这些,青帝死了,北疆复苏,这都是高兴的事情,他不喜欢在高兴的日子里听这些话,“我要听另外三个字。”

另外三个,可以表达他们之间爱意的字。

口腔唇舌相互作用,就可以弹奏出的美妙词汇。

傅笛深轻笑着凑到了路迟的耳边,说出了三个字:

“你是狗。”

敲!!!!!

说完傅笛深还自己捂着肚子笑出了声。

路迟扭的跟个麻花一样从傅笛深的怀抱中挣扎了出来,一连串地骂起了傅笛深:“汪汪汪汪汪汪!!!!”

“我今晚就要离家出走,这地方没法待下去了!”

“我要跟你断绝师兄弟关系!呜呜呜呜我要回魔界!”

太气了,简直是狗生最火大的时候。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