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春天(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116章 春天

“我们一直在试图回到原来的世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和伏羲才将自己的灵魂投射来了这个世界。但我们二人的样貌早已改变,我们彼此失去了联系,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寻找他。”

“就在这段过程中,我捡到了一个男孩,”说到这里,女娲抬头看向了路迟,“就是你的父亲,魔尊玄天。”

当年女娲捡到玄天的时候,玄天不过是个年幼的孩子。因出身卑贱而被同族人殴打,差点死在魔界的街头。

女娲以震土娘娘的身份重回人界,本想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再看看当年自己的孩子们。但当年自己的徒弟,孩子全都仙去,如今看到伤痕累累的玄天,便心生怜悯,将这孩子带走放在自己身边养了起来。

除了天生的母性,女娲带走玄天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想要试试自己在另一个世界参透的炼法九重天,能不能传授给这个世界的普通人。那个理论上的炼法十重天,到底能不能实现。

她抱着试试的心态,教会了玄天炼法九重天,随后,又遇到了北疆王褚深的母亲,修阳夫人。

尽管后来褚深和修阳夫人最后闹成了那样,但说到底修阳夫人和自己也是母子一场,当年战乱四处流浪时,也是修阳夫人将他养大。所以听到别人提起自己的母亲,傅笛深眼眶还是一酸。

路迟却没什么感觉,他还未恢复记忆,听别人说起自己的父亲,只觉得恍如隔世。

随后二人成年,离开师门,前往北疆和魔界,各自结婚生子。

而震土娘娘则继续在人世界流浪徘徊,寻找伏羲。

“这之后的事情,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女娲的视线落在傅笛深和路迟身上,“确实当年是我贪心,将这异世的修炼之术带到了这个世界,给你惹来了无穷无尽的麻烦。”

她说的轻巧,可个中滋味只有受害者才知道。事到如今,傅笛深懒得不想追究这些过去的是是非非。

“我只好奇一点,伏羲上神到底想利用我的身体做什么?”

听到傅笛深的问题,女娲侧过头看了一眼花迭:“他想利用你的力量,吸收盘古上神开天辟地的神力,将这一整个世界摧毁重来。”

“为什么?”

女娲早就料到了傅笛深会这么问,她叹了口气:“因为这个世界发展的样貌,与我们当初设想的完全不一样。”

人族兴盛,天界与魔界没落。

就算是女娲也未曾想到,当年自己随后捏就的泥人,居然会发展成为现在这幅模样。

而且人界,对神明的敬畏与爱慕早已消失的一干二净。

“除此之外也有我个人的原因,我们既是战友,也是夫妻,更是竞争对手,他利用褚深的能力重塑世界,恐怕也有一丝想要超越我的含义。”

“你胡说!”

被萧锁和花满坞死死摁住的花迭不满女娲如此谈论青帝。

“这些是他亲口告诉我的,”女娲气定神闲地继续说道。

差不多在褚深告别魔尊玄天,四处寻找可以解救路迟的解药时,女娲也终于如愿以偿找到了自己的夫君。

彼时二人相认,小别胜新婚。

他们保持着曾经的关系,就如同普通夫妻那般。

但没想到在女娲收到了修阳夫人之子褚深突破了炼法十重天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迅速急转直下。

一开始青帝指责女娲不该将另一个世界的法术带到这个世界来,不知道还要生出多少祸事。但在了解到褚深的炼法十重天能够不受任何控制吸取他人灵力并且保持灵力特性的时候,青帝就有了不一样的心思。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