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殉葬(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108章 殉葬

之前的记忆都与傅笛深相关,而随后的记忆,便是路迟的。

体内被灌入了褚深一整颗妖丹让路迟痛苦异常,他体内的灵力暴走几乎无法控制。此刻,褚深给他下的昏睡咒还在起作用,路迟的意识依然不算清醒,只能迷迷糊糊感觉到一些外界的变化。

恍惚之间他听见耳边传来了几声抱怨。

————“居然让他在我们眼前把妖丹剖了。”

————“无所谓,重要的是他身体里的灵脉!”

————“快把他的身体带走!”

高速运转的灵力不受控制,终于在某个时间节点冲破了刚才褚深给路迟下的昏睡咒,得到了灵力的路迟睁开双眼。

眼前的世界早已是一片荒芜,原本北疆的建筑,街道全都被摧毁,随后又被茫茫大雪掩埋。

没有声音,没有战斗,也没有了平日里耳鬓厮磨的爱人。

“哥?”

他早知道北疆已是鬼城,满城都死光了也与他无关。如今路迟在乎的也只有褚深而已。可刚一动身,边看到了自己眼前的地面上,那一滩鲜红的血。

那猩红的颜色刺痛了路迟的双眼,他原型是狗,又怎么嗅不出这血是日日夜夜和自己如影随形的,褚深的血?

随后,他又感受到了体内那颗不属于自己的妖丹。

在运行,在发热。

他记得年幼时期褚深被修阳夫人的补药折磨得不堪重负,每日体内灵力暴涨,无时无刻不得忍受这种灵脉被撑开的痛苦。那时候路迟偷偷潜入哥哥的房间,将自己的灵脉与师兄相连,替他调整灵脉。

也正是这一举动,才阴差阳错,为后来褚深突破了炼法十重天埋下了基础。

如今,褚深又把这颗妖丹还给了他。

这些年的阴差阳错,这些年的荣耀和胜利,这些年的名望和威严,都还给了他。

他炼法九重天内积攒的灵力,足以修补路迟经年累月毁掉的灵脉。

但是就像之前震土娘娘所说的,他们之间,你死我活。

一个人的命要用另一个人的命来补救。

想到这里,路迟突然笑出了声。

“褚深啊褚深,你可真是我的好师兄,就算要死了,还会给我留下这样一份大礼。”

可是褚深,你从来都只管你想要的,却从来没有在乎过我要什么。

要我说啊,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自私,最过分的人。

他开口呢喃,却不知道在对谁说话。

“我或许从来没有和你提及过,我的母亲叫雪妃,是北疆最普通的一个妖怪,当年父亲就是在北疆送亲修阳夫人的时候,和她相遇相知并相爱。只是可惜了我母亲出身卑贱,整个魔界绝不许我父王娶这样一个妖怪为妻。魔界本就是部落构成,结构松散,最后为了魔界权力的稳固,父亲没有给我母亲一个名分,随后母亲生下我,难产而死。”

“宫里的老人跟我说,母亲生我时他们便知道母亲活不下来,魔界众部落首领给雪妃开了条件,母亲,孩子只能活下一个。否则他们便联合起来,推翻魔尊玄天的统治。而母亲,选择了我。”

“从此之后我就被关在魔界王宫之中,因为父王害怕魔界十二部的首领发现我的存在,对我痛下杀手。我每日坐在小院里数青石板的数量,我每日坐在凉亭下看幽冥花开开落落,每一次你们都选我,都要保住我,然后留下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永远孤独地活着。”

“褚深,我以为你和他们不一样……”

“但为什么连你也要抛下我————”

灵力也好,魔界也好,从来都不是他渴求之物。

但你们偏偏觉得他好!然后用命去抢,送到自己手里。

他想要的东西很简单,像儿时一样坐在凉亭里等着褚深自幽冥花丛后走出,然后丢下手里的东西跑到师兄的怀里。亦或者是朝政之后,父亲走到自己身边,摸一摸自己的头。比一下自己的身高,留下一句:“迟迟真棒,迟迟又长高了。”这对他来说,就是莫大的幸福。

他想要一个亲人永远地陪着自己,但每一次他们都离自己而去,留下他一个人看着满城的风雪。

这一生,挚爱已死,至亲全无。

那么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